查看: 473|回复: 1

2017.7.23 火舞《品宋斋前贤词作研习》【浪淘沙】过七里泷 作者:夏承焘

[复制链接]

309

主题

3382

帖子

9799

积分

执行站长

Rank: 10Rank: 10Rank: 10

积分
9799

活跃管理员

发表于 2017-7-23 21:0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2017.7.23 火舞《品宋斋前贤词作研习》【浪淘沙】过七里泷 作者:夏承焘


       【浪淘沙.过七里泷】

    万象挂空明,秋欲三更。 短篷摇梦过江城。 可惜层楼无铁笛,负我诗成。
    杯酒劝长庚,高咏谁听? 当头河汉任纵横。 一雁不飞钟未动,只有滩声。

    夏承焘(1900—1986),字瞿禅,晚年改字瞿髯,别号谢邻、梦栩生,室名月轮楼、天风阁、玉邻堂、朝阳楼。浙江温州人,毕生致力于词学的研究教学和写作,是现代词学的开拓者和奠基人。著述甚丰,有《唐宋词录最》、《唐宋词人年谱》、《唐宋词论丛》、《词源注》、《月轮山词论集》、《唐宋词选》、《唐宋词欣赏》、《读词常识》、《龙川词校笺》、《放翁词编年笺注》、《姜白石词编年笺校》、《天风阁学词日记》、《瞿髯论词绝句》、《金元明清词选》、《域外词选》、《夏承焘词集》、《天风阁诗集》、《天风阁词集》等。,他的一系列经典著作无疑是词学史上的里程碑,被学术界誉为“一代词宗”、“词学宗师”。

    七里泷,又名七里滩,七里濑,在浙江省桐庐县严陵山之西,连亘七里,两山夹峙,水流湍急。也名严陵滩,是当年严光垂钓处。严陵,东汉光武帝刘秀的同学,不受高官,垂钓于风光秀丽的富春江七里滩。这里山青,水清,史悠,境幽,历代文人墨客在这里留下了不少的动人诗篇,1927年,夏成焘经行此处,写下了这首《浪淘沙  过七里滩》。它是夏老青年时代得意之作, 及至晚年,夏老还语诸弟子曰:余易箦时,汝等幸无落泪,但于余耳畔诵此阕,余当含笑而瞑。后诸弟子果诵此阕为先生送行。一代词宗自兹仙去。

    “万象挂空明,秋欲三更”浓缩的是精品,这首小词用字极其凝练简洁,境界高远,在起句中便体现了出来。起拍已先得我青眼,何况还有诗成。作者沒着力于星空如何,水波如何,山树如何, 小令实在也费不起这么多笔墨。一句万象挂空明,着一挂字,便见水天相映,星斗高悬,天地间一片空阔澄澈。

    秋欲三更。秋字也下得妙。点出季节,时间,秋季气清,秋夜也变得格外澄静,何况是万物俱眠的三更时分。进一步突出了空阔澄澈的视觉和内心感受。

    短篷摇梦过江城。 一艘乌篷载着作者摇过了建德城下。水天之间行来了作者,而此时世间如眠。这儿的摇梦可理解为江城如在睡梦中。也可理解为微有睡意的作者。不过,我个人更愿意把梦解读为作者的理想与抱负。其时的夏承焘二十七八岁,正是有想法的年纪。乌篷船载着他和他的梦想摇过了江城。

    可惜层楼无铁笛,负我诗成。读此一句,便觉夏先生之性情可爱:如此空明的秋夜,如此心性洞澈灵明的我,我还写了一首如此清刚峻拨的诗,却沒有高楼铁笛来共我高唱浅和,实在令人惋惜。铁笛,铁制的笛管,相传高士隐者善吹此笛,其音响亮清越,有穿云裂石之声。须得铁笛,方不负诗成,夏先生自视一身诗骨,那也是能敲得铮铮作响的!

    杯酒劝长庚,高咏谁听。当头河汉任纵横。倒杯小酒邀饮天上的长庚星,李白。反正他是长庚星下凡嘛。我大声吟唱我的诗,谪仙你听见了吗?天上的长庚不语。作者仰面望去,只见河汉是那样的广袤无垠,深远辽邈。当此之际又何需谁听呢!

    一雁不飞钟未动,只有滩声。这个结拍是我是越读越觉得有味。词家有谓作词三要,曰重、拙、大。 重,气格沉着凝重,与轻倩相对;拙,质拙朴老,与尖纤相对;大,境界开阔,托旨宏大,与细浅相对。一直不知道怎样去体会重拙,但当我读一雁不飞钟未动时,内心便生出重拙的感觉来。

    这七个字从音韵上,除中间两字为阳平外,余皆为去声,入声。一字字读来极具份量。每个字都仿佛凝住了般,动态静止,声音静止,时间也仿佛凝固了。只有江水亘古不变地,不急不徐地一次次拍打在绵延七里的滩涂:哗,哗,哗……。一雁不飞钟未动,下字拙朴端凝,于静处似蕴千钧之力。只有潮声,下字简洁朴素,于动处轻轻带过。给人无穷回味。这一静一动,一重一轻之间何其绝妙。

    一雁不飞,雁字应是回扣起拍的秋。是有雁的,一字应该是强调其静。本来应有雁群惊飞,可实际一只雁也没飞起。不只雁群如睡,连钟声也似睡着。只有滩声和作者是醒的。

    小词至此完结。朱祖谋评此词为“高朗”;夏敬观评为“绝去凡响,足以表见其襟概”。当代青年学者徐晋如云:“夏承焘词貌丰腴而神旷达,的是一流词品。《浪淘沙·过七里泷》云云,援宋诗手段内诸倚声,效白石都无踪迹可寻,殆非横绝千古之才而未可。刘梦芙曰:写桐庐江静谧空明的夜色,中有词人举杯啸傲的形象,一片神行,化工之笔。 更赞一辞,曰:明于体象”。昔清词名家厉鹗、陈灃过七里泷,皆作《百字令》,极为名隽,夏则为短调,于前贤之外,别开新境。此词作于1927年,同类题材,尚有《水调歌头·泊桐庐》作于1928年,《虞美人·过桐庐》作于1929年,虽工妙而皆不及《浪淘沙》之超诣,可见偶然兴到、神韵天成之作,可一而不可二也。


风浩浩,乾坤事了,吟啸归蓬莱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596

主题

8338

帖子

7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76153

冠军组奖章端午节纪念奖首届舞会纪念章哨蜜最佳写手(初)首届风云纪念章站长发帖先锋优秀会员待定

发表于 2017-8-1 17:45 | 显示全部楼层
火舞讲的很好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申请友链|手机版|Archiver|   

Copyright © 2001-2012 | 吴门诗社诗词文学网  版权所有 ( 鄂ICP备14014552号 ) | GMT+8, 2019-12-9 20:57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