查看: 330|回复: 1

2017.7.16 才才《品宋斋前贤词作研习》【一剪梅】秋雨感悲 作者:赵长卿

[复制链接]

309

主题

3382

帖子

9799

积分

执行站长

Rank: 10Rank: 10Rank: 10

积分
9799

活跃管理员

发表于 2017-7-16 13:1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   2017.7.16 才才《品宋斋前贤词作研习》【一剪梅】秋雨感悲 作者:赵长卿


    先问过恩师安泰。今天给师兄师姐们、哥哥姐姐们带来一首前人的词,这人是本人滴偶像,别看名声没有苏辛姜吴那么响亮,但是偶就是特别喜欢这个词人,无原因,也许是一眼带感吧?下面看一首他的作品:

        《一剪梅:秋雨感悲》【宋 赵长卿】

    霁霭迷空晓未收。羁馆残灯,永夜悲秋。
    梧桐叶上三更雨,别是人间一段愁。

    睡又不成梦又休。多愁多病,当甚风流。
    真情一点苦萦人,才下眉尖,恰上心头。

    先介绍一下作者(引用于百度):赵长卿,号仙源居士。江西南丰人。宋代著名词人。 宋宗室,居南丰。生平事迹不详,曾赴漕试,约宋宁宗嘉定末前后在世。从作品中可知他少时孤洁,厌恶王族豪奢的生活,后辞帝京,纵游山水,居于江南,遁世隐居,过着清贫的生活。他同情百姓,友善乡邻,常作词呈乡人。晚年孤寂消沉。《四库提要》云:“长卿恬于仕进,觞咏自娱,随意成吟,多得淡远萧疏之致。”

    回到这首《一剪梅》词,抛开这首词不说,赵长卿这一体的《一剪梅》格式是偶的大爱,每次填《一剪梅》,偶都会首先选他这一体。因为这一体不全是“七四四”句式,第二段是一个类似对仗一样的“七七断”句式,如苏州园林,有种不对称之美。在偶心里,这个一剪梅的体式语感最佳,没有之一。

    其实这一体的一剪梅还是很多的,不说很多也还是有些的,如:

        《一剪梅》【宋•无名氏】

    恨入椒觞暖未拈。春葱微蘸,谁是纤纤。
    别来愁夜不胜长,明日从教一线添。

    夜久寒深睡未忺。旧愁新恨,占断眉尖。
    一钩斜月却知人。直到天明,不下疏帘。

        《一剪梅:莆中赏梅》【宋 赵师侠】

    雪里盈盈玉破花。遐想风流,压尽京华。
    点酥团粉任敧斜,独露春妍谁似他。

    有酒何须稚子赊。访戴归来,倚棹溪涯。
    人生得意定谈夸。除却西湖,不记谁家。

        《一剪梅:甲辰除夕》【宋 蔡伸】
    夜永虚堂烛影寒。斗转春来,又是明年。
    异乡怀抱只凄然,尊酒相逢且自宽。

    天际孤云云外山。梦绕觚棱,日下长安。
    功名已觉负初心,羞对菱花,绿鬓成斑。

    虽然平仄有不同,但是七七断句式一样的,而且易安姐姐最著名的《一剪梅:红藕香残玉簟秋》,还有一种说法,是这样的:

        《一剪梅》【李清照】

    红藕香残玉簟秋,轻解罗裳,独上兰舟。
    云中谁寄锦书来?雁字回时月满楼。

    花自飘零水自流,一种相思,两处闲愁。
    此情无计可消除,才下眉头,却上心头。

    这种说法到底是不是真的呢,偶倒是觉得,从赵长卿那首一剪梅的结句“真情一点苦萦人,才下眉尖,恰上心头。”套用易安姐姐的“此情无计可消除,才下眉头,却上心头。”来看,李清照的最初稿也是“七七断”反倒更能让人信服。

    以上是偶的猜测哈,没啥离经叛道的,《红楼梦》都有人怀疑不是曹雪芹写的,偶这个不入江湖的小辈,拿着两部作品自言自语一下应该不算啥大事儿,对于闲的没事消遣的人来说,凡事只要不违法,没有正经不正经,只有你喜欢不喜欢~

    下面说说赵长卿这首《一剪梅》,其实这首词的水平呢,不能算是词作,这可能是篇咱们现在人常说的“日记”,写的都是主观感受。

    这首词通篇都是愁苦之词,而且太过哀怨,但是读来感觉并不纠结,反而觉得这个人挺真实的。赵公子相传是宋宗室,他的生活不会差到那里去,再落魄也吃的起饭,穿的起衣服,住得起房,从他的《惜香乐府》来看,这小子还经常给官员写点“Happy Birthday”的作品,可见他的生活不差。他的作品集子叫《惜香乐府》,这名字就看得出来,这小子没事就闲溜达,有姑娘探个头,就跟人家搭讪几句这估计是家常便饭,没点随身的泡妞本事,不可能用“《惜香乐府》这个名字”。

    起句“霁霭迷空晓未收。羁馆残灯,永夜悲秋”这句是景起,营造气氛是必须的,和拍电影一样,给个远景,从天空打镜头,然后摄像机慢慢下降,转到一个酒店,然后镜头再拉近,一个帅哥,对着灯在那里长吁短叹(相当帅的那种深沉,忧郁王子型)。

    接下来,镜头转了,从主人公的视角放景,“梧桐叶上三更雨,别是人间一段愁。”点出了这个“悲秋”其实是“愁”,但是愁啥呢?(感觉这个“梧桐叶上三更雨,别是人间一段愁。”应该是个对仗句,所以按照这个谱填的时候,应该恪守这一点)

    接下来“睡又不成梦又休。多愁多病,当甚风流。”这里开始主人公发感了,宝宝不开心,一夜都没睡着,多愁多病,还风流?风流个屁啊?

    最后一句其实是包袱,也是泡妞的绝学,“真情一点苦萦人,才下眉尖,恰上心头。”他有病么?有病?啥病?相思病。我们把这个作品用鼠标左键点住,将它拖入“韩剧模式”来演绎一下。

    “자기야 ,你知道吗?我病了,很重很重……
    “你怎么了?可以告诉我吗?”
    “昨天我失眠了,感觉整个身体在燃烧,我不能控制我自己,无能为力的感觉好可怕,好无奈”
    “亲爱的,你到底怎么了?出了什么事让我知道好不好?”
    “我想你,思念在我的眉头和心头不断的游走,折磨着我,这种感觉好真实,好痛苦……”
    剧情就是这样……

    这首词应该是以第一人称叙述感受的情书,表达的是对女孩子的相思之情。赵长卿有很多这类的作品,而且可以肯定,不是写给同一个菇凉的。其实他的很多作品都很棒,不是那种刻意去展示技能和境界的,他境界可能确实不高,技能也不如苏辛姜张,但是从他的很多作品中,我读出了一种生活感,这种感觉,说实话,很多名家的作品,走不进我的生活,我也无法体会他们那种思想境界。这世上很多东西就是,你向往是一回事,能不能做到又是一回事。做不到,好好过你自己的。别老想着“一蓑烟雨任平生”,回头工资少二百去跟单位领导跳脚儿干仗去~

    下面来看一下,这位赵公子的其他作品,确实有佳作:

        《鹧鸪天:咏燕》

    梁上双双海燕归。故人应不寄新诗。
    柳梧阴里高还下,帘幕中间去复回。

    追盛事,忆乌衣。王家巷陌日沈西。
    兴亡无限惊心语,说向时人总不知。

    这首《咏燕》是赵长卿为数不多,甚至可以说是唯一的一首怀古味道的词,作为国破家亡的宋代宗室,他对国事似乎关注不多,也没有那么多愤慨,人家的理念也许是——“只要偶过得还算好,过得还算好,什么事都管不着,一直到老。”写几首东西收复不了河山,能玩命的都参着军,战场上扛着高射炮互怼呢,“无数山”可怜就可怜着吧,不需要偶去站栏杆边上去喊。

    那么,赵公子也凭栏,人家凭栏干嘛呢?看看下面这首《蝶恋花》吧:

        《蝶恋花:登楼晚望,闻歌声清婉而作此》

    闲上西楼供远望。一曲新声,巧媚谁家唱。
    独倚危栏听半饷。长江快泻澄无浪。

    清泪恰同春水涨。拭尽重流,触事如何向。
    不觉黄昏灯已上。旧愁还是新愁样。

    这首《蝶恋花》写的也很真实,就是眼前心头事,摆脱了一登楼立刻董存瑞附体的现象,也许他登楼是想北望一下,酝酿下情绪,这初衷也许挺崇高的;可谁知道出来一姑娘,立刻就把赵公子给聚焦了,“无数山”同学又被抛弃在一边了。

    赵长卿词的语言,大都是用了明白晓畅、清雅可诵的书面语,显出自然、隽秀、流畅的特色,几乎全是白描,极少修饰和用典。比如:

        《蝶恋花:初夏》

    乱叠青钱荷叶小。浓绿阴阴,学语雏莺巧。
    小树飞花芳径草。堆红衬碧于中好。

    梅子弄黄枝上早。春已归时,戏蝶游蜂少。
    细把新词才和了。鸡声已唤窗纱晓。

    他的词学习并继承了秦观、李清照、朱敦儒等人的传统,语言通俗、隽美、雅致,或者径用了白描笔法,语言自然俊秀,明丽天然。这类词是他的主调,占其全部词作的百分之八十以上。除此而外,在他的少数词作中,熟练地使用口头语、儿化的词语并夹杂了一些方言土语,更接近民间语言的原生态,更富有地域情趣。

    当然,赵长卿除了除了自己的主要风格之外,也写一些其他风格的作品,比如这首:

        《水调歌头:赏月》

    把酒相劳苦,月色耀天章。
    冰轮碾破寒碧,飞入酒樽凉。
    击节词人妙句,吸此清辉万丈,肺腑亦生光。
    揽袂欲仙举,逸兴共天长。

    日边客,幕中俊,坐间狂。
    浩歌清啸,浩然云海渺茫茫。
    唤醒谪仙苏二,何事常愁客少,更恐被云妨。
    月与人常好,广大醉为乡。

    感觉还是可以的。

    赵长卿一辈子没做过官,按说他相对来说,比较容易做官,他的身份相当于咱们现在的北京户籍,有房有车,生活无忧,高考加分那一类的。但是生活无忧你还做什么官呢?光耀门第?不需要吧?还不够自己累的呢。好好快乐活自己的,吃的不次,睡的踏实,泡泡妞,写写曲,不犯法,不惹事,也是为和谐社会贡献微薄的力量,尽到本分就得了,这年头谁难为谁都不合适。

    他号称仙源居士,却和桃源八竿子打不着,偶们从他的作品中读到的更多是琳琅满目的春夏秋冬和秦楼楚馆,也许他对“仙源”的定义就是“过自己想要的生活,想干嘛就干嘛或者想不干嘛就不干嘛”,这才是他心中的“仙源”。

    赵长卿的很多生活态度很像偶,偶就是这样一个人,情操低,情怀少,境界小,笑得自然,哭的随意而已。生活上基本做到了“升国旗不去,陪领导就躲,见姑娘就凑”的旁若无人境界。

    本山大叔说过:一个情字活一生。人终究还是活的一个“情”,不是“境”,往“境”了活,太累……

    今天的内容就是这些,贻笑大方了,谢谢大家的捧场,对耽误大家宝贵的时间深表惭愧……

风浩浩,乾坤事了,吟啸归蓬莱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596

主题

8338

帖子

7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76153

冠军组奖章端午节纪念奖首届舞会纪念章哨蜜最佳写手(初)首届风云纪念章站长发帖先锋优秀会员待定

发表于 2017-8-1 17:47 | 显示全部楼层
才才研习有特色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申请友链|手机版|Archiver|   

Copyright © 2001-2012 | 吴门诗社诗词文学网  版权所有 ( 鄂ICP备14014552号 ) | GMT+8, 2019-12-8 08:03

返回顶部